• 注册送白菜网客服:2078234193
返回顶部 关注苏州注册送白菜网新浪微博 关注苏州注册送白菜网腾讯微博
您现在位置:苏州注册送白菜网 >> 原创 >> 小娘鱼 >> 浏览文章

注册送白菜网

2018/4/28 11:15:58    来源:不详    编辑:雷神短歌
点击数(0)

有些地名,看起来绝对是认识的汉字,但是,读出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也许你会不以为然,看看下面这些苏州的地名,别的不说,就第一个你就一直读错。



沧浪亭


从小到大,小鱼听到不知有多少人都念的是cānglàngtíng。然而这里的浪,其实读阳平而不是去声。即,沧浪亭的正确读音应该是cānglángtíng。

640.webp.jpg

这里面是有说法的,“沧浪”一词因楚辞《渔父》篇的“沧浪之水”而得名,大家都知道它指的是水流。按照辞书解释,“沧”是水青绿颜色的样子,“浪(阳平)”是水流动的样子,都是用来修饰“之”后面的“水”的。

640.webp (1).jpg

听到这里,本地小伙伴不要慌,不管这个“浪”是第几声,当我们用苏州话读的时候就没差别了,所以我们装作一直没读错的样子。

干将路

古城区东西向的交通主干道,很多刚到苏州不久的人会读成gànjiàng。于是本地小伙伴就会笑着纠正:错啦,这个读gānjiāng,这是古代铸剑大师的名字。

640.webp (2).jpg

其实这么说也只是后半句对了,前半句还是错了,这位大师的名字其实读作gān jiàng。因为“将”发去声时,才能用于人名,而且也符合发音习惯,你把这位大师的名字试着用苏州话读读看就明白了。但是苏州话的发音又比较特殊,当后面加“路”时,不管你把“将”发阴平还是去声,听起来都是阴平。不过到普通话里,你就要分清楚了。

藏书

一看就知道,这个是藏书羊肉。不过小鱼听过不少小伙伴表示搞不清楚到底是“cángshū”还是“zàngshū”。

640.webp (3).jpg

这就要从这个地名的得来说起了。这里面有个故事,说的是汉代名臣朱买臣,没错,就是故事“覆水难收”里的那位,他是吴县人穹窿山这边的人。他四十岁以前都很贫困,一边砍柴维持生计,一边大声读书,整日“之乎者也”。这副穷酸模样很受乡邻鄙视,他也知趣,于是虽然依旧是边打柴边读书,但看到有人来了,就把书藏到一块大石头下面。

五十岁的时候,经人引荐,他终于发迹做官了。于是就有人用“藏书”一事做了地名,以纪念他贫贱不移的精神。“藏书”的“藏”当然读cáng了。

饮马桥

把 yìn mǎ读成yǐn mǎ的,语文课一定没学好,这是现成的词语啊,给马喂水嘛。当然这个桥的得名也有故事:

640.webp (4).jpg

东晋高僧支遁,骑着一匹叫“频伽”的马来到这里时,放马到桥下饮水。结果,马饮水的地方居然生出了莲花,人们感到惊奇,所以取名为“饮马桥”。以前在饮马桥的南面有条小巷叫做莲花巷,也是和这个传说有关。

浒墅关(浒关)

在大众的说法里,“浒”字只有在这个地名时才读xǔ,大家也都听说过,是乾隆皇帝“金口读白字”,才造成的改音。在常熟还有个地方叫“浒浦”,这个“浒”也读xǔ。巧的是,这个得名的传说跟浒墅关的如出一辙,难道乾隆皇帝读了一路白字过去的……

640.webp (5).jpg

然而并没有,其实乾隆皇帝是被冤枉的!

真相是这样的,浒墅关这地方也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,最早叫虎疁关。南唐时讳“虎”,五代时吴越王钱鏐忌“疁”,遂改名“许墅”,也有叫“许市”,宋代的《吴郡图经续记》就称“许市”了。至于现在的“浒墅”,则是在这千年岁月里演变而成的,文人用“浒”来还原旧时的“虎”,但老百姓早就叫惯了“许”音,结果就变成现在的样子。

北厍

正确读音:běi shè

640.webp (6).jpg

北厍镇,位于吴江东面,属于苏州工业区的一部分。风景秀丽,加工业发达,这里是中国出口女鞋的集散地,也是全国铜字标牌的主要生产基地。离同里和周庄约15钟的车程。现在已经改为属于汾湖经济开发区下辖的一个社区。

甪直

正确读音:lù zhí

640.webp (7).jpg

你读对了吗?苏州一座具有2500多年历史的水乡文化古镇。

还有一些地名,是只有在用苏州话读时才有特殊读法的

梵门桥弄

640.webp (8).jpg

在苏州话里,这个“梵”没有声母,也就是跟苏州话里的“眼”发一个音。唐代陆广微《吴地记》里,写的就是“雁门桥”,很可能以前这里就叫“雁门桥”,老百姓读成了“雁门桥”,而梵门桥则是后来改的名字,但老百姓早已经叫习惯了。

临顿路

640.webp (9).jpg

一直有人疑惑苏州话里“临顿路”读成了“伦敦路”吧?其实“临”读的是“棱”,这里用的是古音。这个在苏州话里也是有迹可循的,比如苏州话里,“鱼鳞爿”的“鳞”,也是读成“棱”。

类似的还有“吴趋坊”、“吴江”等,吴读成了“鱼”,也是用的古音。

因果巷

640.webp (10).jpg

苏州话里读成“鹦哥巷”。这个就有很多本地小伙伴知道了,没错,它本来就叫“鹦哥巷”,是后来的地方政府为了求雅,把地名改成了“因果巷”。同样的,老百姓还是叫原来的读法,习惯了。
与此类似的还有不少,像养育巷成了“羊肉巷”,勾玉巷读成“狗肉巷”,谢衙前成了“象牙前”,都亭桥成“都林桥”,泰让桥成 “太阳桥”。还有糜都兵巷先讹为“耳朵饼巷”,后来也雅化为“宜多宾巷”,但老百姓还是按自己的习惯来读。


声明:本网转载的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0
关键字:
编辑:雷神短歌
下一篇: 没有了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热门图片